杨琛辩称,自己只是给葛薇递一杯水。但这一次,他那惯有的戏谑、恶搞、解构,对大部分华裔观众来说,或许冒犯多于幽默。

郭某牛归案后,虽能够供述基本犯罪事实,构成坦白,但根据本案情况,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。